歡迎訪問多寶自動集運    今天是:     
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您現在的位置: 多寶自動集運 >> >> 峨邊掠影>>正文內容

峨邊,可愛的小山

作者:落葉知秋     來源:本站原創     發佈時間:2007年05月31日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峨邊,可愛的小山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落葉知秋

         清 晨 , 朝 霞 還 未 穿 透 雲 層 , 街 上 匆 匆 的 腳 步 已 把 小 城 從 甜 美 的 夢 鄉 喚 醒 。 昨 夜 的 霓 虹 還 在 閃 爍 , 濱 河 路 上 已 有 了 學 生 的 歌 聲 。 晨 霧 中 三 三 兩 兩 晨 練 的 人 們 在 濱 河 路 上 舒 展 着 自 己 的 手 腳 。 大 街 上 , 環 衞 工 人 早 已 為 小 城 洗 盡 了 滿 臉 的 塵 埃 。 商 旅 們 腳 步 匆 匆 , 正 踏 着 現 代 的 節 拍 。 小 城 新 的 一 天 已 經 來 臨 。

 
 
  天 大 亮 了 , 街 上 的 行 人 漸 漸 多 了 起 來 。 上 班 族 們 走 出 家 門 來 到 各 類 早 餐 店 。 早 餐 店 的 品 種 很 多 , 想 吃 啥 點 啥 , 店 主 的 笑 容 總 掛 在 臉 上 , 就 是 初 次 來 到 峨 邊 的 外 鄉 人 坐 到 店 裏 也 不 會 有 一 點 異 鄉 和 生 份 的 感 覺 。 顧 客 隨 身 的 包 可 以 放 心 隨 意 放 在 店 裏 , 不 用 擔 心 被 搶 , 小 吃 店 的 老 板 也 不 會 提 醒 顧 客 看 好 自 己 的 包 , 店 內 也 沒 有 民 警 張 貼 的 : “ 謹 防 小 偷 ” 之 類 的 告 示 。 總 之 在 這 裏 就 餐 你 可 以 放 放 心 心 。 這 裏 的 小 吃 價 格 應 該 算 是 便 宜 的 。 雞 絲 粉 、 肥 腸 粉 、 牛 肉 面 、 排 骨 米 線 之 類 的 都 在 3元 以 下 一 碗 ; 一 根 油 條 一 碗 豆 漿 、 一 個 大 饅 頭 、 一 個 大 肉 包 子 一 律 五 毛 錢 。 一 般 人 吃 一 個 大 饅 頭 足 夠 , 比 起 大 城 市 的 一 根 油 條 一 元 來 説 , 這 應 算 是 很 便 宜 的 。 衞 生 條 件 也 很 好 , 所 有 小 吃 餐 館 都 實 行 了 白 色 化 , 門 店 絕 大 多 數 都 進 行 了 裝 修 , 餐 巾 紙 放 在 餐 桌 上 隨 顧 客 取 用 。 店 主 服 務 也 很 周 到 , 學 生 們 只 要 半 碗 面 條 、 半 碗 稀 飯 , 店 主 也 會 不 厭 其 煩 按 學 生 所 需 供 給 。 所 以 上 班 族 們 、 學 生 們 都 樂 意 到 小 吃 店 用 早 餐 , 省 了 自 己 生 火 做 飯 的 麻 煩 。

 
 
   九 點 該 上 班 了 , 大 街 上 的 各 類 門 市 都 開 了 門 , 亮 了 燈 , 店 主 店 員 們 又 滿 臉 堆 笑 地 迎 接 着 一 個 個 顧 客 。 機 關 職 員 們 又 坐 到 了 自 己 的 辦 公 室 , 開 始 了 一 天 的 迎 來 送 往 , 忙 忙 碌 碌 。 此 時 , 你 如 果 是 個 異 鄉 人 走 在 小 城 的 街 上 , 你 會 覺 得 峨 邊 這 個 小 城 不 張 揚 , 很 可 愛 , 在 小 巧 中 透 着 靈 氣 , 充 滿 着 無 限 活 力 。 從 山 上 下 來 趕 場 的 阿 咪 子 們 走 在 大 街 上 有 説 有 笑 , 互 相 逗 着 趣 , 嗔 罵 着 , 他 們 五 顏 六 色 的 衣 飾 和 漂 亮 的 臉 蛋 成 了 街 上 的 一 道 亮 麗 風 景 , 讓 你 不 由 自 主 地 頻 頻 回 頭 。 假 如 你 要 獻 殷 情 最 好 先 掂 量 自 己 的 份 量 , 也 許 阿 咪 子 們 都 有 了 自 己 的 心 上 人 , 你 必 須 勝 過 那 個 比 你 先 到 的 很 帥 氣 的 阿 哥 。

 
 
  峨 邊 的 城 不 古 老 , 是 新 中 國 成 立 以 後 才 新 建 的 , 比 起 那 些 有 幾 百 年 甚 至 上 千 年 歷 史 的 城 來 説 太 年 輕 了 。 由 於 她 年 輕 , 所 以 沒 有 太 多 的 要 保 護 的 東 西 , 也 沒 有 太 多 的 各 類 禁 忌 , 人 們 在 這 片 土 地 上 耕 耘 , 少 了 些 顧 慮 , 可 以 放 開 手 腳 大 幹 。 日 新 月 異 的 小 城 乘 着 改 革 開 放 的 春 風 , 眨 眼 之 間 就 換 了 新 貌 。 街 道 兩 邊 都 是 五 層 以 上 的 樓 房 , 政 府 新 修 的 歐 式 辦 公 樓 氣 派 宏 偉 , 引 人 注 目 , 是 這 坐 小 城 現 代 化 的 標 志 建 築 。 沿 大 渡 河 和 白 沙 河 的 濱 河 路 、 體 育 場 及 連 接 兩 者 的 大 橋 都 成 了 峨 邊 的 亮 點 。 泥 濘 的 小 街 不 再 有 了 , 臭 氣 醺 人 的 河 岸 變 成 了 美 麗 的 濱 河 路 。 凡 是 從 濱 河 路 上 走 過 的 人 們 無 不 贊 嘆 它 的 美 麗 、 它 的 實 用 , 都 説 政 府 為 民 辦 了 大 實 事 , 大 好 事 , 濱 河 路 是 惠 民 工 程 。 是 的 , 峨 邊 的 政 府 是 務 實 的 , 他 們 把 目 光 瞄 準 了 改 善 人 們 的 生 存 環 境 上 , 因 此 , 在 第 一 期 、 第 二 期 濱 河 路 出 彩 之 後 又 馬 不 停 蹄 地 開 始 了 沿 大 渡 河 居 民 房 改 造 , 所 建 成 的 濱 河 商 住 羣 樓 早 已 拔 地 而 起 , 成 為 峨 邊 新 的 商 業 活 動 中 心 。 全 縣 已 實 現 電 氣 化 。 居 民 做 飯 從 燒 木 柴 到 燃 煤 再 到 燒 電 , 遠 離 了 那 種 煙 醺 火 燎 、 煤 塵 亂 舞 的 日 子 , 現 在 又 將 天 然 氣 接 到 了 峨 邊 , 餐 館 絕 大 部 分 已 改 用 起 更 加 節 省 和 衞 生 的 天 然 氣 。
   以 前 無 論 外 地 人 還 是 本 地 人 形 容 峨 邊 街 之 小 都 是 同 一 句 話 : 點 上 一 支 煙 繞 城 三 圈 。 説 這 句 話 時 , 峨 邊 縣 城 的 街 確 實 很 小 , 且 又 簡 陋 、 冷 清 , 走 在 街 上 沒 什 麼 可 看 的 , 也 就 不 願 意 停 留 , 每 一 個 行 人 都 是 急 匆 匆 地 從 街 上 走 過 , 而 現 在 , 不 僅 街 道 延 長 了 , 拓 寬 了 , 新 增 了 6條 街 道 , 規 劃 改 造 了 步 行 街 , 而 且 街 道 兩 邊 有 了 彩 瓷 鋪 的 人 行 道 及 整 齊 劃 一 的 行 道 樹 。 越 來 越 大 的 超 市 如 雨 後 春 筍 一 家 挨 一 家 , 嶙 次 櫛 比 , 在 小 城 的 街 上 各 展 勢 力 , 特 別 是 東 方 紅 超 市 、 家 家 樂 超 市 旗 鼓 相 當 , 各 領 風 騷 , 兩 個 年 輕 的 超 市 老 板 各 自 施 展 着 自 己 的 經 商 才 智 ; 各 類 專 賣 店 、 精 品 屋 比 比 皆 是 。 品 牌 有 熟 悉 的 , 也 有 不 熟 悉 的 , 有 中 文 的 、 外 文 的 、 還 有 看 不 懂 的 , 你 方 唱 罷 我 登 場 , 看 得 人 眼 花 。 走 在 街 上 看 那 紅 男 綠 女 進 進 出 出 , 大 包 小 包 的 , 你 雖 然 並 不 需 要 買 什 麼 也 會 駐 足 觀 望 , 一 飽 眼 福 , 有 時 也 會 經 不 住 誘 惑 要 溜 進 去 看 看 有 啥 新 貨 上 架 。 當 琳 琅 滿 目 的 商 品 映 入 你 眼 裏 的 時 候 , 你 會 感 嘆 , 會 留 連 。 現 在 , 峨 邊 這 個 以 前 一 支 煙 逛 三 圈 的 小 城 , 逛 超 市 已 成 了 一 種 漫 步 休 閒 享 受 的 方 式 。 不 知 是 好 看 的 風 景 讓 人 們 放 慢 了 匆 匆 的 腳 步 , 還 是 人 們 貪 懶 的 眼 球 使 街 道 不 斷 在 延 升 , 在 這 繁 華 的 大 街 上 漫 步 觀 看 , 總 會 讓 人 覺 得 時 間 太 快 , 怎 麼 還 沒 逛 多 遠 就 到 了 該 返 回 的 時 間 了 。 各 類 茶 樓 、 遍 布 了 小 城 的 每 個 角 落 , 那 裏 成 了 人 們 休 閒 娛 樂 、 交 友 、 談 生 意 的 最 佳 場 所 。 休 閒 廣 場 裝 修 豪 華 、 上 檔 次 、 有 品 位 的 名 流 和 嘉 年 華 音 樂 茶 樓 更 是 徹 夜 笙 歌 。 具 有 民 族 風 情 的 彝 家 砣 砣 肉 、 烤 小 豬 、 烤 羊 排 、 火 鍋 、 小 吃 遍 布 , 吸 引 了 眾 多 食 客 。
   當 華 燈 初 上 之 時 , 小 城 又 盡 展 她 特 有 的 嫵 媚 。 街 上 霓 虹 閃 閃 , 黑 竹 溝 風 景 畫 和 彝 家 風 情 照 片 , 被 做 成 了 一 個 個 圓 圓 的 廣 告 燈 箱 , 使 你 從 大 街 上 走 過 , 也 會 對 黑 竹 溝 產 生 一 種 深 深 的 向 往 。 這 個 小 城 的 每 一 條 街 都 有 黑 竹 溝 的 妖 豔 和 生 於 斯 長 於 斯 的 阿 哥 粗 狂 帥 氣 阿 妹 大 方 亮 麗 的 身 影 。 峨 邊 的 夜 很 有 誘 惑 力 , 住 在 峨 邊 的 人 們 好 象 被 上 了 魔 法 似 的 不 由 自 主 地 裹 進 豐 富 多 彩 的 夜 生 活 裏 。 宵 夜 的 東 西 應 有 盡 有 。 忙 碌 了 一 天 的 人 們 穿 梭 在 夜 色 中 , 三 朋 五 友 聚 在 一 起 , 想 吃 啥 喝 啥 吆 喝 一 聲 , 老 板 笑 盈 盈 的 端 茶 敬 煙 , 賓 至 如 歸 , 任 你 大 塊 吃 肉 , 猜 拳 喝 酒 , 大 侃 特 侃 龍 門 陣 , 高 聲 武 氣 地 説 着 不 知 原 創 是 誰 的 黃 段 子 , 引 來 陣 陣 笑 罵 聲 也 無 人 幹 涉 ; 也 可 以 獨 自 要 杯 幹 紅 , 坐 在 歌 廳 一 角 , 聽 着 悠 揚 的 旋 律 盡 情 享 受 , 放 松 心 情 ; 興 致 來 了 , 也 可 邀 好 友 共 進 舞 廳 伴 着 優 美 的 舞 曲 盡 情 旋 轉 , 過 過 快 三 步 之 隱 ; 既 便 你 只 有 2元 錢 也 可 要 杯 素 茶 很 體 面 地 憑 欄 臨 風 , 聆 聽 大 渡 河 古 老 的 旋 律 , 細 品 慢 咽 自 己 的 一 份 心 情 。 小 城 的 人 們 白 天 忙 着 耕 耘 , 晚 上 盡 情 地 享 受 。 在 這 裏 你 不 用 擔 心 被 宰 , 放 心 喝 盡 情 玩 , 只 是 無 論 多 醉 , 最 後 不 要 忘 記 了 買 單 , 更 不 要 有 意 拒 付 。

 
 
   峨 邊 這 個 小 城 是 對 外 開 放 的 , 不 欺 生 , 沒 有 欺 行 霸 市 現 象 。 她 敞 開 胸 懷 接 納 四 面 八 方 的 人 們 。 在 這 裏 , 人 們 為 她 揮 灑 的 每 一 滴 汗 水 都 會 有 不 菲 的 回 報 。 所 以 許 多 外 地 人 喜 歡 在 這 裏 置 業 經 商 , 賺 得 盆 滿 缽 滿 。 全 省 民 族 地 區 一 流 的 集 貿 中 心 早 上 四 五 點 鍾 就 人 聲 鼎 沸 , 熙 熙 攘 攘 , 滿 載 貨 物 的 車 輛 進 進 出 出 。 本 地 的 竹 筍 等 土 特 產 經 各 路 客 商 運 往 各 地 , 實 現 資 源 共 享 ; 四 面 八 方 的 商 品 被 商 客 匯 集 到 這 裏 , 讓 小 城 的 人 們 共 享 現 代 市 場 經 濟 的 回 饋 。
   你 要 是 攝 影 愛 好 者 , 請 到 一 公 裏 處 , 站 在 山 頭 俯 瞰 小 城 , 你 會 有 意 外 的 驚 喜 : 峨 邊 的 縣 城 確 實 是 名 副 其 實 的 小 山 城 , 建 築 都 是 依 山 層 層 疊 疊 、 錯 落 有 致 而 建 。 整 個 縣 城 雖 然 四 面 環 山 , 但 中 間 有 條 母 親 河 流 過 , 她 受 到 大 渡 河 及 其 支 流 白 沙 河 長 年 累 月 的 滋 潤 , 顯 得 光 鮮 透 亮 ; 如 果 你 在 晚 上 看 她 , 是 萬 家 燈 火 , 繁 星 點 點 , 如 鑲 嵌 在 山 巒 中 的 不 夜 明 珠 。 此 刻 你 會 情 不 自 禁 地 贊 嘆 小 城 的 美 。
  為 什 麼 我 總 是 充 滿 激 情 , 因 為 我 深愛 腳 下 的 土 地 .作 為 土 生 土 長 的 峨 邊 人 , 我 為 小 城 的 不 斷 成 長 而 驕 傲 着 , 也 時 時 憧 憬 着 她 更 加 美 好 的 未 來 。
  

 

分享到:

相關文章

關於我們 | 廣告業務 | 網站建設 | 聯繫我們
編輯熱線:0833-2445385 13981380111 編輯郵箱:bjb_leshan.cn@163.com
國新辦許可證編號5112006005    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 (川)字第00147號     樂工商廣證字(2007)003號     蜀ICP備14010140號
Copyright 2013 by www.lesha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,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*768或以上